<menu id="6csae"><noscript id="6csae"></noscript></menu>
<acronym id="6csae"></acronym>
<rt id="6csae"></rt>
<acronym id="6csae"></acronym>

聽奶奶講故事學做人

編輯發布:網站新聞編輯部 ??時間: 2022-07-25?【字體:

桑勝文

    有人說,父母是孩子的第一任老師。而我覺得,我從奶奶身上學到的做人做事的道理最多。因為小時候經常聽奶奶給我講故事,特別是聽她給我講的孔子大弟子顏回見財不貪財的故事,讓我受益終生。

    上世紀六十年代中期,我出生在魯西南汶河南岸、皋山前的一個大村莊——泗皋莊。村莊之所以大,是因為莊內有六千多人口,文化大革命時期分四個大隊,現在按東北、西北、東南、西南分四個村。村莊內大多數人都姓顏,據說1700多年前,顏回的后人遷居于此,顏姓人不斷繁衍增多。

    村莊內有顏回廟,廟內大殿建筑奇特,上世紀六十年代曾改為人民公社駐地,后又改為學校,三十年前才又恢復為顏子廟。村莊西頭還有顏林,林內有很多大樹,有的大樹直徑很粗,我小時候經常和伙伴們到顏林撿樹果吃,三五個人手牽手才能把大樹主干圍一圈。

    奶奶給我講顏回的故事很多,但記憶最深刻的還是孔子考驗顏回是否貪財的故事。

    顏回家很窮,一天只吃兩餐飯,一年到頭很少吃上葷菜。一天清晨,孔子讓顏回去挑水,顏回用扁擔挑著兩個水桶走到井臺邊,突然發現有一個金黃色的東西,他撿起來仔細一看,是一錠金子。顏回當時很疑惑,這是誰遺失的金子?難道是老天爺看著我家窮,專門賜給我的?顏回思考一番,就把這錠金光閃閃的金子放回到了原處。然后,他撿起一塊石頭在井臺邊寫下了兩句話:“天賜顏回一錠金,外財不發命窮人。”寫完,他挑著水揚長而去。顏回的所作所為,被躲在暗處的孔子和眾弟子們看得清清楚楚。

    據說,孔子用不同的方法先后三次測試顏回,才完全相信顏回是一個不貪財的好弟子。從顏回身上,我看到了榜樣,并暗下決心,要一輩子向顏回學習,不貪非分之財。

    記得1978年,改革的春風還沒有吹到我的家鄉,農村還是實行的生產隊、大隊、人民公社制,社員們缺吃少穿,經常為吃飯發愁。

    那時我家有九口人,有爺爺奶奶、父母親、小姑和我兄妹四人。那年的夏天,我家每人只分到了23斤小麥。

    雖然有人抱怨生產隊分的小麥太少,可聽一位臨村的親戚說,他們村處在荒山中,沒有水澆地,加之那年干旱,每人只分到了三斤八兩小麥。

    由于糧食太少,母親只好精打細算,一天只做兩頓飯。糧食青黃不接時,經常用楊樹花、槐花、柳芽、榆樹皮、紅薯葉等替補。即使這樣節省,兩三個月后,我家的糧食也吃得所剩無幾了。

    當時我12歲,下面還有兩個弟弟一個妹妹,都是正長身體的時候。那時候我最大的奢望,就是能吃上飽飯,或者每餐能吃上白饅頭,就覺得心滿意足了。

    記得是剛入秋的一天,學校放假還沒有開學,我上午跟著大人下地干活,中午飯沒吃飽,下午又背著糞筐去山上割草,然后背著割來的草到生產隊過秤記工分。等到太陽落山回到家,肚子早就餓得咕咕叫。

    傍晚,我走進廚房,掀開鍋蓋,鍋里什么也沒有。我對母親說,肚子餓得心發慌。母親說,咱家的糧食快沒了,一天吃兩頓飯也不一定能撐到玉米和紅薯下來。聽母親這樣一說,我只好忍著饑餓等明天上午吃早飯了。

    一會兒,在生產隊當保管員的父親回到家,喊著我的乳名說:“你今天晚上和隊長他爹去大橋邊那塊地看玉米去,春玉米快熟了,免得有人偷。”我答應說,好。

    于是,我抱著被子、打著手電,來到村頭的玉米地旁搭好的窩棚內。

    這塊春玉米地約有5畝,正處于籽粒灌漿后期,估計再有半個月就能收了分給社員,一解糧食短缺危機了。

    為了便于看管,窩棚搭建的有兩米多高,利用的是玉米地中間路邊上的兩棵楊樹,旁邊栽兩根立柱,再用多根木棍橫豎綁緊,上面鋪上草桿,就成了一張高腳床。

    和我一起看玉米的是一位60多歲的老人,他覺得我年齡小,就讓我看上半夜,他看下半夜。

    我睜大眼睛、豎著耳朵,觀察玉米地周圍的動靜,每半個小時,還打著手電筒圍著玉米地走一圈。

    到了午夜,老人接班看玉米,讓我睡覺。我躺在高高的窩棚里久久不能入睡,因為肚子在唱空城計。后來,肚子餓得實在難受,就在床上來回打滾。

    這時,我看到距窩棚約20米遠的另外一生產隊正在做飯。做飯的人我認識,是我一個表親,喊他表大爺。

    那晚上他們隊約有二十人加班干活。飯做好后,加夜班干活的社員來到灶臺,盛好飯后一個個蹲在打麥場邊吃飯。不知為什么,我看到有人吃了一碗,還有人只吃了半碗就倒掉不吃了,大家很快就放下碗各自回家了。

    這時,我從窩棚上下來想解個小便。看到表大爺在收拾鍋灶,我就上前給他打了個招呼。表大爺對我說,鍋里剩里有飯你吃不?我高興地連說,吃、吃。

    表大爺拿給我一個碗,我掀開鍋蓋一看,一大鍋飯剩下一多半。我盛了一碗餅子和糊糊,就大口大口地吃起來。吃第一口飯時,我就感覺到不對勁,怎么有股霉味?怪不得剩下半鍋飯,原來是用發霉的玉米面做的飯。

    當時,對于饑餓難耐的我來說,也顧不得飯發霉了。在既沒有鹽,也沒有咸菜的情況下,我蹲在灶臺邊,狼吞虎咽地連吃了3大碗。然后一抹嘴,回到窩棚上,很快進入了夢鄉。

    1979年,我們村也實行了家庭聯產承包責任制。從此,我家徹底解決了吃飯問題,日子也一天天好起來。

    我17歲時參軍入伍,當兵14年后又轉業到國企工作,并一步步走到公司領導崗位。

    幾十年來,我和戰友及朋友們有時談起此事時,有不少人說我太傻!你們晚上去看快熟了的玉米,肚子餓得難受,就不知道掰下幾個玉米煮煮或烤著吃。我說,別說吃了,連想都不敢想。

    當時,我雖然餓得打滾睡不著,但始終沒有產生想偷偷掰兩個玉米煮著吃的想法。總覺得父親讓我去看玉米,是父親、隊長和社員們對我的信任,我如果去偷偷地自己先填飽肚子,成了什么人了!豈不成了小偷了嗎?

    另外,我知道還有一個重要因素,讓我從來沒有非分之想,那就是顏回人窮志不短、見外來非分之財從無貪念的故事,從小就深深印在了我的腦海里。顏回的故事讓我學有標桿,一生行得端、走得正,可以說獲益匪淺!


作者:湖北武漢 集團城軌公司


江苏自然资源